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资讯 » 正文

第三次油气并购潮来袭 中国企业面临哪些机遇?

字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4-03-14  浏览次数:2351
        3月11日,殷拓集团(EQT)和Equitrans Midstream(下称Equitrans)公司宣布,双方已达成一项最终合并协议,将创建一家企业价值超过350亿美元的垂直综合天然气公司。

 

  该公司将再次成为美国市值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此前殷拓集团市值约为165亿美元。

 

  今年1月,美国切萨皮克能源宣布,将以74亿美元收购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西南能源,合并后的公司市值将达到170亿美元,取代殷拓集团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天然气生产商。

 

  殷拓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Toby Z. Rice表示,收购Equitrans是殷拓有史以来最具战略性和变革性的交易。他认为,随着人类进入全球天然气时代,美国天然气公司必须完善其商业模式,以便在全球舞台上与垂直整合的竞争对手进行竞争;合并公司的低成本结构,将为投资者提供最佳的天然气价格敞口。

 

  北大能源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朱兴珊对界面新闻表示,从殷拓集团自身发展而言,此轮并购可以实现较好的一体化协同效应,降低其成本,提高盈利。

 

  “但与去年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的两起并购案相比,本次并购主体属于美国两家中小型本土企业,而非大型国际石油公司,尽管合并后会成为美国市值最大的天然气企业,但是对于该国乃至全球天然气行业的影响有限。”朱兴珊表示。

 

  根据协议条款,殷拓将通过全股票交易收购Equitrans。殷拓的股东预计将持有合并后公司约74%的股份,Equitrans的股东预计将拥有约26%的股份。该交易预计将于2024四季度完成。

 

  殷拓称,双方合并后的公司将拥有约27.6万亿立方英尺(约合7816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探明储量,日净产量为63亿立方英尺(约650亿立方米/年);拥有超过3000英里(约合4800公里)以上的管道,日集输量为80亿立方英尺(约为830亿立方米/年)。

 

  官网资料显示,殷拓是美国一家独立天然气生产公司,业务集中在阿巴拉契亚盆地,这是美国最大的天然气盆地,天然气年产量超过3650亿立方米。

 

  拥有140年历史的Equitrans ,在阿巴拉契亚盆地也拥有丰富的资产,主要是通过其在马塞勒斯和尤蒂卡地区的战略性基础设施,提供天然气输送、储存、集气和供水等服务。该公司于2018年成为一家独立能源公司,其愿景是成为北美首屈一指的中游服务提供商。

 

  去年以来,美国多家天然气公司进行业务并购整合。

 

  当年5月,美国能源基础设施公司欧尼克(OKE.US)宣布,将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麦哲伦油气(MMP.US),交易价值约188亿美元;去年8月,美国管道运输巨头Energy Transfer同意以约71亿美元全股票收购Crestwood Equity等,以扩大其天然气和原油运输网络。

 

  朱兴珊认为,美国天然气公司业务的整合,说明在能源转型过程中,美国非常看好天然气。虽然天然气属于化石能源,但其在转型过程中的地位不可替代。

 

  捷诚能源首席研究员闫建涛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上述美国中小型企业的资产契合度高,互补性强,有助于其扩大规模、降低成本,增强竞争力。

 

  此外,闫建涛称,从去年10月开始,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开启本轮美国油气并购大潮后,对该国的中小型企业产生了较大压力,迫使它们也不得不通过并购扩大规模,以抗衡石油巨头带来的压力。

 

  2023年10月11日,美国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发布消息称,将以595亿美元收购先锋自然资源公司。这成为自1999年埃克森以810亿美元收购美孚以来,油气行业内最大的收购案。这项交易包括净债务约为645亿美元。

 

  去年10月23日,雪佛龙也宣布,将以530亿美元的全股票交易收购竞争对手赫斯,包括债务在内,此次交易的企业总价值为600亿美元。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陆如泉认为,这两起大型并购开启了第三次油气并购潮。

 

  按照陆如泉的划分,第一次并购潮发生在1998-2000年,其典型的收并购案包括1998年英国石油公司(bp)以575亿美元收购美国阿莫科公司;1999年,埃克森公司与美孚公司合并;1999年,法国道达尔公司与埃尔夫公司的合并,合并案值达630亿美元等。

 

  陆如泉表示,上述系列并购总交易额近3000亿美元。当时的收并购是为了发挥协同效应,实现更低成本的发展,共同应对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出现的超级低油价和低景气周期。

 

  第二次并购潮发生在2009-2015年,典型收购案包括2009年埃克森公司以410亿美元对美国最大非常规天然气生产商XTO公司的收购;2013年中国海油以185亿美元完成对尼克森的收购;2015年壳牌公司以870亿美元收购英国天然气公司。

 

  陆如泉认为,第二次并购潮的主要原因有三。一是受到美国“页岩革命”的驱动,大型石油公司想谋求在非常规油气领域的“后发优势”;二是大型石油公司看准天然气这一清洁能源的未来,以期谋求在天然气及LNG领域的超级优势;三是以中国石油央企为代表的亚洲国家石油公司的全球化扩张的战略使然。

 

  第三次并购潮便是2019年以来发生的西方石油公司以575亿美元对安纳达科公司的收购,以及2023年以来的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的两起收购。

 

  与前两次并购潮出现了欧洲和中国油企不同,第三次并购潮主要集中在美国。

 

  据闫建涛介绍,去年全球油气并购金额约2400亿美元。其中,美国油气企业并购规模占到八成以上。仅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两起并购金额就占到全球总金额五成以上。

 

  闫建涛称,新一次并购潮的区域性特征明显,且大部分是以全股票形式进行溢价收购,充分体现了油价溢价和股东溢价。

 

  他认为,过去两年,国际油气价格处于历史高位,支撑了石油公司的高股价,从而支撑了其收购资金,对高油价的信心支持了并购决策。其次,在能源转型背景下,低碳业务尚未给油气公司带来合理的收益,也导致其更加注重低碳和盈利的平衡。长期回报和盈利性则是国际石油公司的核心追求。

 

  陆如泉还指出,除了寻求可持续发展和低成本发展之外,美国油气公司频繁并购,与近两年的地缘政治冲突也有关系。

 

  他表示,目前美西方消费市场的大门已经对油气生产大国俄罗斯关闭,再加上沙特等欧佩克主力产油国持续进行减产,加剧了美国国内通胀。为了稳定主力地区,特别是美国页岩油气盆地的产量水平,美国大石油公司必须“讲政治”,主动承担起“增储上产”的责任,以维系美国第一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地位,继续保持“能源独立”的主动性,满足国内巨大的油气消费需求。

 

  新一轮的油气并购潮将有效提高美国的油气产量。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布的《2023年国内外油气行业报告》(下称《报告》)称,美国石油公司通过增加油气投资和大并购,未来油气产量将有大幅增长。比如,埃克森美孚并购完成后,日产量将提升70万桶达到约440万桶/日(折合约2.3亿吨/年),雪佛龙的产量将提升40万桶/日达到340万桶/日(折合约1.8亿吨/年)。

 

  美国能源信息署资料显示,去年美国天然气产量预计为每天1038亿立方英尺,折合约年产天然气1.07万亿立方米;预计2050年,美国天然气年产量将上升到1.19万亿立方米。

 

  此外,并购将会驱动美国石油公司的桶油成本进一步下降,大公司的规模优势更加明显。《报告》称,埃克森美孚收购先锋自然资源后,在非常规领域的油气产量当量占比将达到公司总产量的40%左右,桶油作业成本至少下降5%。

 

  闫建涛认为,美国油气并购潮还将进一步推动该国天然气出口,尤其是液化天然气(LNG)的出口。

 

  以切萨皮克能源收购西南能源为例。据闫建涛介绍,目前西南能源在墨西哥湾沿岸销售的天然气总量为30亿立方英尺/日(约为310亿立方米/年),向LNG出口商出售15亿立方英尺/日天然气(约为155亿立方米/年)。预计到2028年,其LNG出口能力将超过240亿立方英尺/日(2480亿立方米/年)。

 

  虽然美国政府于1月26日宣布暂停审批新LNG出口项目,但业内人士认为,这更多是一场服务于大选之年的政治秀,对于美国天然气行业和国际天然气市场都不会产生实质性影响。

 

  去年,美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LNG出口国。

 

  壳牌集团发布的《LNG前景报告2024》称,去年美国LNG出口量为8600万吨,超过澳大利亚和卡塔尔。自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减少了俄罗斯的天然气进口,美国成为其主要供应国。

 

  美国能源信息署曾表示,2024年美国天然气需求的增长主要由国内消费驱动,2025年则由出口驱动。

 

  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表示,此轮美国油气并购潮扩大到全球范围的可能性不大,主要是因为目前地缘政治形势复杂、以及各国博弈加剧,对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油气公司而言,进入传统油气资源大国和地区的风险较大;欧洲石油公司虽然调整了激进的能源转型目标,加大了油气上游的投资,但是油气产量不会有明显增幅。

 

  与此同时,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美国油气并购潮也将给中国企业带来机遇。

 

  闫建涛表示,随着美国LNG进口量和各类进口商的增加,国际市场上的选择机会更多;且作为国际LNG市场的后来者,为迅速抢占市场,美国的LNG出口商给予买家的合同条款更加优惠,也日益灵活。因此,对于中国LNG进口商而言,将拥有更多的选择权和谈判权。

 

  2022年,美国与潜在项目客户签署的买卖协议中,近四分之三的期限为20年,从项目开始商业运营时算,最早的开始日期是2024年。超过九成的LNG协议,都是以离岸价交货。这意味着买方在装货码头支付并接收LNG后,可以将LNG交付到任何目的地,只要符合美国能源部的出口授权和美国的法律。

 

  此外,美国石油公司加强本土并购,对于不符合其战略利益的优质油气资源有出售的可能,如果这些地区风险可控,那么对于中国油气企业而言也是入手的机会。

 

  闫建涛和朱兴珊均表示,经历过上一轮油气并购潮之后,目前中企海外的资产已经到了优化重组的发展阶段,对于不好的资产,可以出售;对于其他跨国公司因不符合其战略规划而要出售的优质资产,中企可以抓住机会,进行购买。

 

  2005年,中石油以41.8亿美元收购哈萨克斯坦PK公司100%股份,成立中油国际(PK)公司。这笔收购是当时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第一大单笔投资项目和第一个大型上市公司整体并购交易。

 

  2009年,中石化以总价相当于7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瑞士阿达克斯石油公司;2013年,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以185亿美元完成收购加拿大尼克森公司的交易,成为迄今为止中国企业第二大规模的海外并购案,仅次于2016年中国化工集团430亿美元收购瑞士先正达。

 

  去年,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油气权益产量为1.88亿吨,较上年增长1.9%,产量增量来源主要是巴西、圭亚那和澳大利亚等。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一周资讯排行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