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技术前沿 » 技术论文 » 正文

我国煤层气如何突破瓶颈成大气

字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1-25  浏览次数:152
     “‘十三五’能源规划是中国油气改革的窗口期,势将加大对煤层气的开发力度。”10月23日在第四届非常规油气地质评价学术研讨会上,一组数据值得关注:2015年我国煤层气产量为200亿立方米,利用率达到42%,离“十二五”300亿立方米、利用率60%的规划目标仍有一定差距。

而去年国家能源局颁布的《煤层气勘探开发行动计划》提出,到2020年,要建成3至4个煤层气产业化基地,抽采量力争达到400亿立方米,远远超出“十二五”开发目标。在研讨会上,煤层气开发利用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总经理胡爱梅指出:“我国煤层气产业具有自身独特性,与美国相比,发展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要实现‘十三五’目标,没有根本性突破是不行的。”

作为我国大力鼓励的清洁能源产业,我国的煤层气开发有着什么样的特殊难题,又该如何突破瓶颈呢?

煤层气缘何“叫好不叫座”

作为煤的伴生矿产资源,煤层气属非常规天然气的一种。煤层气热值是通用煤的2至5倍,1立方米纯煤层气的热值相当于1.13千克汽油、1.21千克标准煤,其热值与天然气相当,而且燃烧后很洁净,几乎不产生任何废气,是上好的工业和居民生活燃料。2013年我国煤层气利用量为66亿立方米,相当于减排二氧化碳9900万吨。煤层气开发利用还能减少煤矿的瓦斯爆炸事故,可谓一举两得。

“十二五”期间,煤层气已被纳入我国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重要载体。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下,我国煤层气打井数经过2011年、2012年连续增长,之后增速开始回落,开发进展缓慢,上升瓶颈得不到突破。

2013年国土资源部煤层气资源评价结果显示,我国埋深2000米以浅的煤层气资源量为36.81万亿立方米,相当于520亿吨标煤,位列世界前三。然而,这样丰厚的资源却得不到大力开发。胡爱梅介绍,对比国内煤层气开发现状,国外煤层气开发有着优越的地质条件、优良的地面地形条件、经济适用的技术手段和方法以及管理科学规范。

而目前阻碍我国煤层气大力开发的问题包括很多方面,例如矿权管理,煤层气与煤炭界限不清晰;开采技术适用性不够;产业本身投资周期长,低油价下,企业投资意愿趋低;环境污染隐患等。随着前几年国家政策发力影响逐渐消退,煤层气开发企业大多面临亏损经营,自我发展完善能力弱,投资积极性不高。这都导致当下我国煤层气发展迟滞不前,与规划产量目标有较大的差距。

国家能源委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孙茂远指出,我国煤层气产业经过20多年的发展历程,基本上形成了“四大”特点——大需求、大难度、大扶持,因而需要大创新。

技术要突破 认识更要突破

9月11日,华北油田内蒙古二连区块煤层气吉煤4井日产气量超过2400立方米,达到该井效益产量的3倍。这一产量数字也是“十二五”期间全国煤层气平均水平(1127立方米)的两倍多。

华北油田煤层气勘探开发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朱庆忠表示,产量的突破得益于从源头上深入研究我国煤层气分布特征和开发规律,从而研究出适合于当地地质情况的“水力造穴复合压裂”等工程技术,而不是照搬国外技术或者常规气开发技术。

与国外相比,我国煤层气资源禀赋差异大、构造煤区块、超低渗以及深部区域等难采煤层气资源占总资源量的75%以上,低压低渗非均质性特点突出,国外成熟的煤层气开采经验不能直接移植利用,这些都影响了目前煤层气效益区块的数量。

走出符合国内地质条件和开发需求的工程技术路线成为必须面对的课题。胡爱梅表示,过去5年,国内煤层气企业主要效仿国外,开发直井或者水平井。但“十三五”期间,我国煤层气主要以丛式井为主。现在,直井、丛式井占了全国的97%,更加符合我国煤层地质和地面地形的特点。

有专家还指出,开发煤层气最难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国内独具特色的中浅层煤层气开发。这些储层多数具有密度低、塑性强、应力敏感性强、易伤害等特点,单靠实验室取样很难准确客观反映浅层地下的状态。要取得开发突破,就需要解放思想,不断更新对储层的认识。

完善发展环境 政策需发力

长期以来,国家十分重视鼓励开发煤层气,政策优惠力度也很大。勘察、开采煤层气可申请减免探矿权使用费和采矿权使用费。煤层气还有补贴,现行补贴政策为0.3元/立方米,煤层气发电,上网价格上浮0.25元/度。然而,面对当前市场遇冷、投资不足、开发成本高的难题,优惠政策越来越显得杯水车薪。2015年煤层气市场价格下降0.7元/立方米,远高于今年补贴提升的幅度,这可能使煤层气后继投资乏力。

除了政策扶持效应持续减弱,煤层气项目周期长、投资回收慢也是一个重要的制约因素。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院士贾承造指出,对比短平快的页岩气开发,煤层气仅排采阶段就需要2到3年,投资的经济性差。由于煤层气的低收益特性,从2013年开始,国内主要煤层气企业投资下降。鉴于此,国家需要出台更加强有力的补贴和支持政策,保持煤层气开采技术研发、人才培养的投入力度,让企业有合理的利润空间。

此外,完善煤层气配套的法律法规和手续同样十分重要。胡爱梅指出,当下煤层气勘探开发需要办理的证照多达70项,流程繁琐,报批时间长。专家指出,针对这种问题,应当将煤层气探矿权许可证和采矿权许可证合并成一个勘、采一体化的矿权证,简化各类审批,从而推动煤层气开发的灵活探采作业,同时扩大煤层气开采生产矿权范围。

当前,中国石油、中联公司、晋煤集团产气量占总产量的95%以上。在煤层气勘探开发多年的历练中,国企开始走上更加理性和注重效益的发展道路。孙茂远指出,国企要充分利用资金、人才和科技的优势,依托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及其他重点工程项目,努力创新,增强造血能力和实力,提高煤层气生产的成本效益。来源:中国石油报

 
 
[ 技术前沿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一周资讯排行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