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资讯 » 正文

俄罗斯能源巨头20多年来首现年度亏损

字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4-05-13  浏览次数:1369

长期以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简称“俄气公司”,Gazprom)始终为其多数股东俄罗斯联邦贡献可靠的利润。但在俄乌冲突第二年,俄气公司却因西方“大客户”制裁而陷入困境,创下近25年来的历史亏损纪录。

俄欧长期以来的油气关系撕裂,是俄气公司去年业绩暴跌的重要原因。机构预计,俄气公司2023年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量下降了55.6%。此外,气候温和、需求疲软、库存过剩造成国际天然气价格大跌,亦导致了俄气公司去年的亏损。

作为应对措施,俄气公司将其能源贸易转向亚洲,其中中国成为最大目标客户之一。此前,俄气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列克谢·米勒(Alexey Miller)曾表示,俄气公司将加强与中亚国家的合作,作为取代欧盟市场战略的一部分,俄罗斯可能很快向中国供应与俄乌冲突发生前向西欧输送的天然气量相当的天然气。

净亏损约500亿元

根据俄气公司近日发布的年报,按照《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2023年公司股东应占净利亏损6290.85亿卢布(约合人民币496亿元,下同),2022年同期则为盈利1.23万亿卢布(约合970.47亿元);公司销售收入从2022年的11.67万亿卢布(约合9208亿元)降至8.54万亿卢布(约合6738亿元),降幅近三成。

此一数据严重低于业内预期,此前多名行业分析师认为,虽流向欧洲能源受限,预计俄气公司2023年净利润将最多缩窄至4470亿卢布。

主营业务天然气销售收入锐减是俄气公司去年净利润暴跌的重要原因。2023年,公司天然气对外销售收入同比降逾52%至3.12万亿卢布(约合2462亿元),占对外销售总收入比重从56%降至37%。与此同时,公司原油、凝析油及成品油销售收入同比增长4.3%,达4.11万亿卢布(约合3243亿元)。由此,原油相关业务超越天然气销售,成为俄气公司最大收入板块。

这是俄气公司自1999年以来的首次年度净利亏损,公司上次亏损是因1998年金融危机使其所积累的大量外币债务以卢布计价而膨胀。

俄气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公司之一,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储量。该公司由俄罗斯联邦控股,在俄罗斯经济中地位突出。俄罗斯新闻媒体介绍,在最辉煌时期,俄气公司曾贡献了俄罗斯8%的工业产值,保证了25%的国家预算,控制着俄罗斯65%、世界20%的天然气储量。

欧洲曾是俄气最大的客户,也是俄罗斯天然气出口的主要市场。俄乌冲突前,欧盟天然气消费中近三分之一源自俄罗斯,俄罗斯天然气出口量中超过三分之二到了欧盟。

不过,随着俄乌冲突不断升级,俄欧长期合作基础之一的天然气供应岌岌可危。一方面,俄罗斯停止了对几乎所有欧盟国家的管道天然气供应,并于冲突发生后停止公布其通过管道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数据。但公司曾在2023年半年报中表示,由于向欧洲的交付量同比大幅缩减,其上半年净利润大幅下降。

另一方面,欧洲也对俄罗斯能源出口实施了严格限制。欧盟还通过扩大液化天然气(LNG)进口、增加其他管道气来源等方式,实现对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的有效替代。与此同时,欧盟也利用天然气高价格对需求的抑制作用,以及需求侧管理措施降低天然气需求。欧盟成员国2022年7月底达成共识,在当年8月1日至次年3月31日期间减少天然气消费量,通过“自愿削减措施”设定了比过去五年平均消费量减少15%的目标。

信达证券研报显示,今年前4个月,欧盟累计天然气供应量同比下降5.9%至936.7亿立方米。其中,进口管道气供应量408.3亿方,同比下降30.5%,源自俄罗斯的管道气供应量占比跌至10.3%。

锁定中国“大客户”

2024年以来,欧洲继续推进对减少俄罗斯化石燃料依赖的计划。4月12日,欧盟委员会能源专员Kadri Simson发表声明称,欧洲自俄罗斯进口天然气份额从2021年的45%降至2022年的24%,2023年进一步下降到15%。他强调,这种下降趋势必须持续下去。

俄罗斯管道气退出欧盟市场已成为不可避免的现实。自2022年俄乌冲突及随后的西方制裁以来,俄气公司一直在寻找新的销售市场,公司将其能源贸易转向亚洲,中国成为其中最大的买家之一。

“中国将成为未来全球天然气消费增长的主要推动力。俄罗斯天然气需求增长的绝大部分源自中国这个全球增速最快的天然气市场。”俄气公司高管在2022年致股东的信中表示,公司与中石油签署的第二份长期合同已在实施中,该合同旨在通过远东路线向中国供应俄罗斯管道天然气,同时正在研究通过蒙古国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可能性。据介绍,一旦达到满负荷状态,俄罗斯通过三条管道向中国出口的天然气总量将达1000亿方/年。

金十数据介绍,“中俄跨境天然气管道的格局,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一条已建、一条要建、一条在谈’。”

“已建”管线指的是2019年建成并通气的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俄称“西伯利亚力量”),该管道最大输气量为380亿方/年,2023年俄方通过该管道向中国供应了227亿方天然气;“要建”是指中俄“远东线路”天然气管道,据俄方此前预计,该管道或于今年开工,最大输气量达100亿方/年。

而“在谈”管道则是指预计途经蒙古国的中俄蒙跨境天然气管道(俄称“西伯利亚力量2号”),该管道最大输气量为500亿方/年。据俄气公司公开信息,俄方和蒙古国政府已就建设“西伯利亚力量2号”管道进行过多轮讨论和研究。2022年9月,蒙古总理奥云额尔登(Luvsannamsrai Oyun-Erdene)在俄罗斯东方经济论坛上表示,预计“西伯利亚力量2号”管道将在2024年开始施工,2029年建成投产。另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4月17日消息,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谢尔盖∙莫恰尔尼科夫在出席俄罗斯国家油气论坛期间,回答何时能签署“西伯利亚力量2号”建设协议的问题时称,“当我们就价格达成一致的时候”,但他并未明说这指的是未来供应的天然气价格还是其它商业条件。

“这还不是上限。”在2022年11月召开的第四届中俄能源商务论坛上,俄罗斯石油公司负责人、俄罗斯总统能源和环境安全战略委员会执行秘书伊戈尔·谢钦如是表示,他称除了未来可预见的每年1000亿方管道气供应外,俄石油在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超过2万亿方的天然气储量也可供应给中国。他认为,未来俄罗斯向中国出口的LNG将会与管道气出口规模相当。

一名行业人士表示,在前述三条管线全部按期建成投产并实现满负荷输送情况下,到2030年左右,俄罗斯对中国管道气供应量或将达到980亿方/年,约合俄罗斯2021年对欧盟管道气出口量的四分之三。但即便这三条管线通过增压能够再增加一部分输量,也无法弥补俄气失去的欧盟市场规模。

此外,该行业人士认为,从能源安全角度考虑,中方需慎重考虑是否要全盘接纳俄罗斯天然气。目前,中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四成,按照国内当前天然气增产速度,2030年国内天然气产量或将达到3000亿方,届时,不包括自俄罗斯进口LNG在内,俄罗斯未来每年近1000亿方的管道气供应,将占中国进口量三成左右。在他看来,这1000方进口管道气可能就是中国接纳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的上限。

今年1月,俄气公司发布消息称,其在1月初沿“西伯利亚力量”管道的对中国天然气日供应量提高到全新水平,1月2日的供应量已刷新单日历史纪录。该公司还表示,2023年公司对华沿“西伯利亚力量”管道的天然气出口量达227亿方,这比其合同义务高出7亿方,是2022年(154亿立方米)供应量的近1.5倍。据称,2025年“西比利亚力量”管道将达到每年380亿立方米的满负荷出口输气能力。

 

 
免责声明: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图片、音频、视频来源于互联网及公开渠道,仅供学习参考,版权归原创者所有! 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通知我们,我们会遵循相关法律法规采取措施删除相关内容。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一周资讯排行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