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资讯 » 正文

今年我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约达3100亿方

字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9-10  来源:国家能源报道  浏览次数:31
       8月31日,一年一度的《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在京发布。该《报告》由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自然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联合编写。
  《报告》预计2050年前我国天然气消费将保持增长趋势,天然气在我国能源革命中始终扮演着重要角色,今年表观消费量将达3100亿立方米左右。且随着天然气消费市场的不断成熟,未来工业燃料、城市燃气、发电用气将呈现“三足鼎立”局面。
  大力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取得阶段性进展
  在天然气生产方面,《报告》指出,2018年7月以来,各方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石油企业切实承担油气增储上产主体责任,各部门和各级地方政府发挥协同保障责任,大力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取得阶段性进展,国产气增量连续两年超百亿立方米。
  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油气勘探开发总投入约2667.6亿元,同比增长20.5%。新区新领域取得突破,塔里木盆地和准噶尔盆地深层油气、渤海海域天然气相继取得一批重大发现;渤中19-6气田天然气和凝析油储量均达亿吨级(油当量),是京津冀周边最大的海上凝析气田。
  据统计,2018年,全国天然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约8312亿立方米,技术可采储量约3892亿立方米;页岩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约1247亿立方米,技术可采储量约287亿立方米;煤层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约为147亿立方米,技术可采储量约41亿立方米。
  2018年,国内天然气产量约为1603亿立方米,同比增加123亿立方米,增速8.3%。其中页岩气约109亿立方米,煤层气为49亿立方米,煤制气为30亿立方米。
  与此同时,天然气消费快速增长。《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达到280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7.5%,日最高用气量达10.37亿立方米。分省份看,浙江、河北、河南、陕西四省的消费规模均首次超百亿立方米,全国天然气消费规模超过百亿立方米的省份增至10个。
  此外,基础设施布局逐步完善,互联互通工作持续推进。2018~2019年供暖季,“南气北上”等互联互通工程实现了新增供气能力6000万立方米/天的目标,有力保障了华北地区天然气供应
  截至2018年底,我国天然气干线管道总里程达7.6万千米,一次输气能力达3200亿立方米/年。2018~2019年供暖季前,上游供气企业已建储气能力约14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约17亿立方米。其中,地下储气库工作气量约87亿立方米,LNG储罐罐容约53亿立方米。国内LNG接收站最大接收能力超过9000万吨/年,用气高峰期LNG接收站最大限度地发挥供气能力,调动了企业保供积极性。
  天然气行业“快速发展期”和“改革阵痛期”双期叠加
  2014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当前,加快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大力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构建多元进口体系等部署周密,顶层设计和政策支持逐步完善,油气体制机制改革加快推进,我国天然气行业发展迎来了战略机遇。
  在此背景下,《报告》强调,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还任重道远,行业发展不协调不充分的问题依旧突出,体制机制改革创新等方面仍然面临挑战的现状亦不容忽视。  首先,天然气进口量持续攀升给能源安全保障带来压力。2007~2018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年均增长190.7亿立方米,天然气产量年均增长82.8亿立方米,供应缺口不断扩大,天然气进口量年均增长达107.9亿立方米。特别是2014年国际油价下降,导致国内勘探开发投入降低,更多需要依靠进口满足消费。
  其次,生态保护对天然气高质量发展提出更高要求。油气资源富集区与重要的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敏感脆弱区客观上空间叠置,加之当前法规政策缺乏对环境敏感区内生产建设活动分级管控、分类施策的细化规定,环境敏感区内油气生产建设活动受到限制。
  再者,储气能力不足、市场机制不顺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两大短板。随着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的加快推进和储气调峰领域政策文件的陆续出台,储气设施建设开始集中发力,但受制于地下储气库和LNG储罐较长的建设周期,预计储气能力按期达标存在较大压力。随着体制改革的逐步推开,天然气行业“快速发展期”和“改革阵痛期”双期叠加,加之配套政策不完善,上中下游市场主体博弈日趋激烈。
  谋划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重大布局
  “今年《报告》一个很大的特点是系统谋划了天然气产供销储体系建设的一些重要问题和布局。”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司长顾骏总结称。
  记者注意到,在“谋划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重大布局”这一部分,《报告》从上游增产和多元化保障体系建设两部分入手进行了阐述。
  其中,在上游增产方面,《报告》列举了全力打造四川盆地天然气生产基地,全力打造鄂尔多斯盆地、新疆地区天然气主产区,全力打造海上天然气生产基地,力争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全面开花”四项措施。
  在多元化保障体系建设方面,《报告》要求加快区域地下储气库群建设,全力打造环渤海天然气供应保障体系,有序发展替代能源,合理布局进口气源和通道。
  此外,在完善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配套政策方面,《报告》还给出了加大增储上产政策支持力度、深化油气体制改革、加大科技攻关力度、改善资源开发地的营商环境、合理优化用气结构和推动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六大建议。
  在国家能源局监管总监李冶看来,建设产供储销体系和大力提升勘探开发能力抓住了油气生产和消费的本质性内涵。“接下来,一方面要坚定天然气作为主体能源的战略定位,立足国内,增储上产。另一方面,要进一步加快实施补短板工程,统筹推进天然气管网、地下储气库、应急储气和调峰设施等项目建设,加强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切实推进天然气高质量发展。”他强调。
  权威声音
  王一鸣:三大举措力补天然气领域短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强调,天然气领域部分短板仍然很“短”的现实不能回避。如上游勘探开发仍有“卡脖子”技术亟待突破、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过快攀升使得供应安全风险明显加剧、储气设施建设滞后于需求增长造成储气能力显著不足、市场机制不顺导致终端用户气价过高等问题依然突出。
  为此,在战略对策上,一要深化油气体制机制改革,上游探索形成有利于多元社会主体长期进入、有序竞争的市场机制;中游加快设立国家油气管网公司,统筹基础设施建设,降低天然气中间环节成本;下游继续推动市场化和价格改革,打通“最后一公里”,切实降低企业用气成本。二要加强政策措施配套,继续研究推出有利于天然气增储上产的财政、税收、金融、科技和产业支持政策;建立天然气勘探开发及基础设施建设与生态环境保护、耕地保护、生态红线划定的协调机制,保障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的顺利实施。三要继续加大对外开放,在注重“走出去”的同时,也应高度重视“引进来”,形成开放条件下的中国油气领域对外合作新局面。
  张玉清:上游主体要加快推进多元化
  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张玉清认为,全球LNG供需比较宽松,为我国改善能源消费结构、扩大天然气的进口创造了非常好的机遇。
  张玉清表示,目前天然气产业高质量发展最大的短板就是储气调控能力不足,国际上稍有风吹草动,便会对国内造成重大影响,特别是在冬季。另外,上游供应主体少也是一大短板,上游竞争需有更多的主体参与。因此,不光科技需要创新,体制机制、管理更要创新,这样才能使成本降下来。降成本更是需要各方的努力,包括上游、中游和下游。
  张应红:加大勘探投入推进增储上产
  自然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应红表示,在加大勘探投入方面,自然资源部已采取了一些行之有效的措施。比如,有些区块由于地质勘察投入没有达到法定标准,矿权占用时间过长,再延续则会导致投入不够,所以要按照规定比例进行退出。在这方面,这两年已强制退出了约100万平方千米的区块面积。另一方面是采取竞争性出让,目前在试点探索之中。接下来,自然资源部会进一步推进三大油企的退出,扩大市场竞争性出让范围,让更多主体进入上游领域。同时,在矿权管理方面,促进三大油企内部的矿权流转。
  张应红同时坦言,目前划定的生态保护区域和油气区块有一些重叠,这就需要思考如何在做好生态保护的基础上进一步释放产能。
  郝芳:加强人才储备和科技创新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郝芳表示,确保我国天然气高质量发展,需要进行全方位的改革和创新,最基本的是加大天然气勘探力度,核心是解决增储上产问题。
  郝芳同时指出,我国石油天然气地质条件是最复杂的地区之一,也是勘探开发成本最高的地区之一,从远景资源量变成现实储量和产量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我国油气资源面临品位劣质化越来越明显的趋势,使得我国勘探开发难度和经济投入都很巨大,希望社会各界能够理解我国的石油行业、石油精神,我国石油行业、石油高校和相关企业都非常努力,都为尽快增储上产做了大量工作。
  站在高等教育工作者的角度,郝芳认为,高校特别是石油高校要加强人才储备和科技创新,调整学科专业布局,提高人才培养质量,肩负起国家天然气高质量发展和能源转型升级的重任。
  郝芳表示,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在这方面已经做好了准备,有充分信心通过人才培养质量和科技创新能力的提升,和企业一起为我国天然气高质量发展作出贡献。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一周资讯排行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