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技术前沿 » 创新技术 » 正文

信通院何宝宏:真正的区块链技术应是怎样的?

字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09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浏览次数:114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何宝宏。来源:被访者供图

很多人讨论区块链,最后会发现讨论的区块链都不是同一个概念。

/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碧雯   编辑|米娜


 

撩开区块链技术的面纱,它的真正模样应该是怎样的?


 

区块链行业风起云涌,但有趣的是,“有时候一堆人在一起讨论区块链,最后会发现讨论的区块链都不是同一个概念”,3月底,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何宝宏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这样感叹道。


 

尽管从比特别算起区块链技术诞生至今已有9年,但到底什么是区块链,区块链技术需要具备哪些特点,最终实现什么样的功能,如何对区块链具体应用进行评测在行业中仍然没有形成具体标准。


 

“每个人都说自己在做区块链,但有些企业做的区块链技术不完整,有些人声称自己在某些方面特别好,但实际上,各方说的不是在同一个语境下。”何宝宏表示。


 

事实上,至今为止,区块链的共识机制仍没有一个行业的共识,理论上的防篡改机制在实际应用中会出现bug是当前经常碰到的问题。


 

在区块链行业方兴未艾,鱼龙混杂之时,标准的制定有利于区块链行业长远发展。目前国际标准化组织、国际电信联盟、万维网联盟都在积极讨论区块链行业标准。今年3月,工信部也对外表示将筹建全国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推进区块链行业的发展。


 

实际上,早在2016年12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即成立了可信区块链工作组,开始讨论可信区块链标准。据悉,目前可信区块链标准包括14个方面指标,57个检查点,并在不断更迭中。


 

“讨论标准的过程就是引导行业发展的过程。”围绕何谓真正的区块链技术及如何识别、可信区块链标准及其制定过程,何宝宏对记者做了详细的解答。


 

以下是对话内容:


 

CE:可信区块链标准讨论的过程具体是怎样的?


 

何宝宏:2016年初我们召集腾讯、蚂蚁、智链等企业在会议室讨论,事实上制定标准的过程本身就是实现共识的过程。


 

一开始共识是最难形成的,我们讨论了半年多的时间才把四个大项定下来,十四个评价指标定下来也花了大概一年多的时间。标准要什么,不要什么,牵扯到很多公司的利益,要平衡长期与短期,同时还不能限制企业所使用的具体技术和具体算法,只能约定一些技术中立的内容。


 

我们经常1、2个月讨论一次,一讨论就是一天。从一开始的十几个人,慢慢越来越多,就变成了一个学习的论坛。包括线上我们也有很多标准讨论群,其中就有一个专门讨论共识算法群,国内做共识算法的工程师很多都在里面交流。


 

我们把互联网思维引入到标准制定中,讨论标准采用的自下而上的思维,先建立团体标准,再做行业、国家和国际标准,快速迭代,广泛共识。


 

CE:当时建立可信区块链标准主要是出于哪些方面原因?


 

何宝宏:可信区块链标准讨论是从2016年年初开始的,2016年12月1日正式宣布成立工作组。到现在为止已经做了一次测评,有9家企业通过了测评。


 

最开始做这个事情的初衷是看到区块链刚刚兴起,希望能形成一定的市场秩序。可以看到,目前市场上每个人都说自己在做区块链,但有些区块链并不完备,比如此外有些企业声称自己在性能方面做的特别好,但实际上是在特定语境下的好,共识机制和测评环境大家并不一样,这样就会导致市场很乱。所以我们认为自发组织建立一套区块链标准是很有必要的。


 

CE:可信区块链标准是按照什么划分?


 

何宝宏:我们会有一组标准,目前实际应用的有三个,定义了区块链技术要求、评测方法、具体如何评估。


 

实际上,区块链走到今天需要一定的市场规范,与此同时区块链技术一直在发展变化中,因此我们在制定标准的时候不会限制区块链技术发展的方向以及区块链的具体技术架构。也就是说,区块链的架构可以有多种,没必要统一,但是既然都叫区块链,一定是有共同特征,这种共同特征我们就取名为可信区块链。


 

可信区块链标准首先要具有一定共通的外部特征,我们采用黑盒模式的评测方法,不限制你具体技术怎么实现,但是外围必须有共同特点。


 

其次,区块链共性的部分必须要共同的专业性语言来描述,不能用自己发明的语言和术语,或者对相同的术语作出各自的解释。


 

此外,我们会对区块链技术做验证。对所有申请的资料进行检查、评估,并进行实际的技术测试,以证明你说的是实话。目前我们测评的依据主要是三个维度,包括申报材料、评估结果、同行评议。


 

比如,不可篡改功能是必须有的。虽然从逻辑上来说区块链是不可篡改的,但需要注意的是,数学上可信不等于实践上的可信。由于是人通过代码实现具体不可篡改的功能,因此在实现过程中会出很多问题,比如代码不完备,我们需要对其不可篡改功能来做评测。


 

CE:目前市场上公有链、联盟链所采取的共识机制多种多样,可信区块链对于共识机制标准是如何规定的?


 

何宝宏:坦白地说,各自的共识机制是否需要共识也是个未决的问题。理论上来说共识机制可以不一样,但是既然叫共识,一定需要有相似性。我们在前期测评的过程中就发现一些产品共识机制是不完备的,机制上有bug ,很容易被人利用。


 

另外我认为区块链共识机制还没有共识。不同的链有不同的共识机制,每个链都是一个个小圈子、信息孤岛,链和链之间是未打通的。共识机制现在差别很大,首先人类社会达成共识本身就很复杂,全人类要形成共识的话,一是能形成共识很少,第二要形成共识消耗的资源很小,效率很低。


 

共识范围有大有小,如果在更大范围下形成共识,是能够形成的共识就很少。但很多时候,共识不需要全人类形成,在局部或者某个时间点形成就可以。比如现在的比特币链,需要全链上所有人参与形成共识,但是很多共识没必要让每个人都参与形成共识,因为有些可能事利益无关的人。


 

比如如果我是联盟链,联盟链成员的企业同意使用这样的共识机制就可以了,不用管共识范围。区块链性能很低的重要原因是形成共识的过程很缓慢,所以现在很多人对现有共识算法做优化,采取控制范围和参与者等方法尽快形成共识。


 

CE:在你看来,目前区块链技术发展到什么阶段?是否已经相对成熟?


 

何宝宏:在我看来区块链技术离成熟还需要3-5年的时间。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处理速度跟不上。单靠扩容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因为过段时间又会堵上了。从原理上来说一分布就慢,一集中就快。另外不可删除的现在账本越来越大,最后可能就把你憋死了。


 

账本变大是不可克服的问题,很多人现在在做一些优化的方法,比如隔离见证等提高记账速度。


 

CE:目前包括BATJ以及各家金融机构等巨头都在开发区块链应用,您认为现阶段区块链应用比较成熟的落地在哪些方面?


 

何宝宏:当我们必须做交易和流通,同时又是各方不信任的场景,就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来解决。广义上来讲共享经济都可以应用区块链,因为共享经济本身是分布式的,区块链在其中可以起到降低交易成本的作用。另外,原来很多没有办法完成的交易可以完成了,比如二手车买卖,以前因为交易成本、信任成本很高,很难达成,区块链的应用可以帮助其扩大交易范围。


 

此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数据一定要是一个闭环,比如金融领域中的票据业务与区块链技术的结合就相对容易。


 
 
[ 技术前沿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一周资讯排行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