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资讯 » 企业胜经 » 正文

同时管理10家超级明星公司,马斯克是如何做到的?

字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3-06-12  浏览次数:12192
         解密硅谷钢铁侠马斯克的时间管理法则。

作者|鹿尧

一个人同时管理10家公司,在业务领域跨度相当大的情况下,还要做到全球顶尖。

这听起来有点悬乎,但马斯克却做到了。马斯克还有一个知名的外号——硅谷钢铁侠,离开PayPal后,他先后投资、创立了包括SpaceX、特斯拉、Solar City、Neuralink等知名企业,加上刚刚收购的Twitter,他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忙的老板。

7点钟起床,凌晨1点睡觉,马斯克曾给自己算过一笔账,每周工作时长大概在100小时,忙的时候甚至超过120小时,平均折算下来,马斯克一天得工作17小时,其中,80%的时间都花在工程和设计上,SpaceX和Tesla占据大头。

马斯克在关联公司的平均每周工作时间表

厉害的是,即便忙得不可开交,马斯克旗下的公司却井井有条。

有人曾把他的时间管理经验,总结为“Time Boxing”,即以5分钟为单位,把一天拆成288个时间块,并设置好deadline。马斯克十分推崇一心多用,比如边开会、边处理其他事务,为了避免闲聊,他提倡发邮件不打电话,尽管这看起来很反人性。

马斯克十分推崇一心多用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推理的话,马斯克扮演的,其实是一个典型的工程师老板角色,对比其他职业经理人,马斯克旗下的公司个性也相当鲜明。并没有太多的管理秘诀,也没有什么OKR,甚至比贝索斯当时创立亚马逊还要极简,以事情处理为一个核心单元,解决掉一个后就换下一个。

这也是马斯克最让人好奇的地方,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说马斯克这种极度理性的管理风格,能在世界范围内推行开来,那就意味着,包括管理学大师德鲁克在内的经典管理体系,都极有可能被打破,甚至是重建。

01
马斯克的管理要义
思路清奇,打破常规










和诞生在车库里的苹果一样,特斯拉最开始的时候,马斯克的办公桌也设在弗里蒙特的工厂车间里,尤其在2018年左右,那段时间马斯克尤其忙碌,因为特斯拉不仅要解决产能爬坡棘手难题,还要应对通用、福特等传统车企的竞争。

当时马斯克还发了条推特,声称要把特斯拉私有化,原因很简单,竞争厉害,他觉得相比上市,私有化更不会泄漏商业机密,还可以用来对抗空头,保护自家股东的长期利益。

这条推文很快把马斯克送上了风口浪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起诉他违反证券法,认为他通过发布不准确的信息来操纵股市,要求罚款的同时,还禁止马斯克继续担任特斯拉的高管或董事,这场诉讼风波直接将特斯拉的股价跌幅超过10%。

这种近乎儿戏的行为,让当时很多人一度怀疑马斯克究竟适不适合做管理者?

马斯克的管理风格向来直接,《华尔街日报》曾报道,当马斯克得知每当有人走近一辆汽车,这条装配线就要停下时,即使负责人告诉他是出于安全,但他还是生气,甚至跑到装配线上用头去撞车,并且质问对方“这能有什么伤害?”

尽管当时特斯拉被爆出有数十位高管离职,大部分理由是因为和马斯克的意见不和,或者忍受不了非人的工作强度,但马斯克本人对此倒没觉得有什么,他甚至还写了封内部信,“特斯拉对未来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公司的组织即将被重组,我们需要更加扁平化的模式来有效沟通。”

扁平化管理,意味着他本人将承担更多的职责。他以前辞退员工的时候经常说,“你的工作我来完成。”事实上,他真的能做到。最典型的例子,特斯拉组织改造后,马斯克宣布直接管理公司的销售和服务,原全球销售总裁Jon McNeil离职,同时他还停掉了生产主管的工作,直接负责生产部门,然后就有了一个相当经典的故事:为了督促model 3产能,马斯克直接睡在了工厂里。

以身作则在马斯克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关于特斯拉,其实还有一件容易被大家忽略的事情,即便特斯拉已经相当知名,但很多人还是很难叫出除马斯克外的其他高管名字,个中原因,一方面马斯克本人的公众影响力确实大,另一方面,公司高管和员工流动性也比较大。

但这并不妨碍马斯克把这些公司继续做大做强,和全球知名SaaS巨头Salesforce创始人贝尼·奥夫一样,马斯克本人经常会和媒体进行沟通,甚至会写一些通稿,等他把所有事情都做好后,他才会告知公关人员,后者的工作很简单,在极有限的时间内执行马斯克给的计划。高压下,很多公关人员感觉措手不及,有的主动辞职,有的精力耗竭或者被开除,留下的是极少部分。

偏执苛刻、咄咄逼人,不爱听取下属意见,但同时又雷厉风行,有前员工曾这样形容马斯克,“他是不好相处的老板,对员工的要求非常高,不断挑战员工的耐受力,但他总是打破常规,并鼓励我们做同样的事情。”

02
工程化管理10家超级公司
马斯克是怎么做到的?





很多人吐槽马斯克阴晴不定,早期的决策变化看起来像心血来潮,他的直接下属经常随着公司战略或组织结构的变化而变化。

对此,他是这样向媒体解释的,“在一段时间内,作出的决策越多,错误的可能性也相对较高;然而,这比只做出极少的决策,刻意降低错误风险的做法要好。随着公司的不断扩大,未来的一项重大决策有可能会纠正,甚至扭转先前的错误决策。”

这是一种典型的创业思维。

简单来说,早发现早治疗,前期暴露出的问题往往并不致命,甚至可以说越多越好,因为随着企业壮大,错误的代价也会变得更大。这有点类似于冰山理论,大部分人只能看到水面上的尖尖,忽视了更长远的战略和决策,而马斯克更在意水面下的危机,愿意不断试错。

就眼下来说,像特斯拉、SpaceX这样的巨无霸企业,其实已经到了在决策上需要谨小慎微的时刻,那马斯克又是怎么做的呢?

首先,他在管理上一直遵循帕累托最优。

在特斯拉面临危机的时候,他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这家公司;刚买来Twitter时,他先处理好最基本基本的事务,找到接班人后就继续回归SpaceX。具体到业务上,他熟稔抓大放小,例如产能危机,要解决的最主要事情是扩大产能,这也解释了他为什么会因为装配线暂停而大发雷霆。

在很多公司里,沟通都是根据职级而定的,但马斯克却不推崇这套,他鼓励员工主动汇报。

在特斯拉早期的时候,他曾经发邮件给大家,如果谁在工厂里面发现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告诉他,他不希望是最后一个知道坏消息的人。在马斯克看来,这种沟通方式能最大还原真实性,而且节省时间。

《特斯拉员工手册》里,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是特斯拉。我们正在改变世界。我们愿意重新思考一切。”马斯克这种重新思考问题的方式,现在被叫做第一性原理,虽然是个被用烂的词汇,但很多人并没有真正理解、运用。

举个例子,在成立SpaceX的时候,马斯克了解到一个火箭的所有材料成本,大约是传统火箭价格的2%,马斯克的做法是,自己购买原材料,然后自己来造火箭。他曾在文章中指出:猎鹰9号从设计到发射用时4年半,花费不过3亿美元出头;载人飞船,从设计到首次发射用时4年,总共花了不到3亿美元。

当他了解到传统的航天工程环节繁复冗长,从规划到生产整个周期漫长,一般研发一款火箭要投入上千工程师,但大部分耗费心血制作的组件都无法重复使用,马斯克就提出,将所有的飞机组建回收利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从2011年到2016年这段时间,SpaceX潜心研制火箭回收技术。

这种追求简单、高ROI、可复用的经营策略,也影响着马斯克的管理方式。

关于这点,SpaceX仍然是最典型的例子。

据外媒报道,马斯克管理SpaceX时,沿用了此前Zip2、PayPal的管理思想,精英团队、高工资、并且高效率。马斯克将负责开发的科学家、工业设计的工程师、硬件焊接工人、机械师等全部放在同一个空间里,方便及时地进行信息和技术共享。

这造就了SpaceX独特的管理方式。内部主要采用项目制管理,不同的项目各搭配不同的VP,再设立首席工程师管理具体事务,马斯克也会直接参与到团队和技术的搭建。

在这种环境下,员工可以根据兴趣和能力去选择加入某个项目,这能降低人员的闲置成本,也利于员工的个人发展和满意度。同时,每件事对应到具体的人,而不是一整个部门,高责任感和透明度也是SpaceX的效率秘诀之一。

在SpaceX里,人员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划分,它的体系非常简单,分为4个职级:L1:工程师/个人贡献者;L2:团队负责人/经理;L3:副总裁/部门负责人;L4马斯克。这就导致了一个神奇的现象,不论是新手还是老手,只要是软件工程师,就都在同一职级上。

曾有员工评价这种方式,它消除了职级膨胀下的自负和过度竞争,但难免让新老手之间产生矛盾,如果出现后面的问题,那么很抱歉,只能说SpaceX不适合你。

开头提到的时间管理,在SpaceX里其实也有体现,马斯克为那些很难制造的产品设置了激进的交付日期,“说好听点,他一向乐观。实际上,在设置完工时间上他是个离谱的疯子。”有前员工吐槽,“他会假设一切顺利,制定最激进的时间表,然后假设每个人都勤奋地工作。”

马斯克还经常要求员工提供详细具体的项目书,但他们从来不按月或周来写任务表,因为马斯克更想具体到天,甚至每分钟的时间安排。

但即便这么苛刻,马斯克仍然能够激发出他们的激情和动力。这里可以体会一下他的话术,同样是让员工在某天下午完成任务,马斯克不会用“我要求......你必须......”的命令语气,而是这样的口吻,“我需要.......,你可以完成吗?”

03
单一的业务结构
以及可复用的管理资源




一件常常被忽视的事实是,马斯克旗下的众多企业具有一个显著的共性:他们的业务结构单一。这种单一的业务结构导致了稳定且单一的业务流程,减少了需要人工后期干预的次数。

在企业或者项目建立初期,需要对企业或项目的运作进行详细的规划和设计,包括设计管理流程、制定战略、设定目标等,这是一个需要大量的管理活动和资源投入的阶段。一旦这些规划和设计完成后,企业或项目就进入了执行阶段,日常的管理需求就会明显减少。

即使需要后续的干预和调整,由于大部分的工作都是按照规划好的流程来执行的,有人接任就可以,也不用创始人来一一管理。

根据公开资料,截至2022年9月,马斯克在特斯拉的直接下属有27人。

根据公开资料,截至2022年9月,马斯克在特斯拉的直接下属有27人,前段时间,被马斯克任命为特斯拉全球副总裁的朱晓彤,也经常工作到半夜,并且只睡几个小时的觉,有外媒这么描述:“他是一个虔诚地永远跟老板站在一边的人,他的职业道德素养与马斯克相似,并且能接手很多马斯克要做的事。”

我们甚至可以进一步想象,马斯克的这些企业之间,实际上有许多可复用的资源,如开发团队。按照他热衷的成本控制的思路来看,最好的办法是像SpaceX里一样,内部不同业务之间打通,人员流动,对可复用的部分进行复用。这可能是多企业情况下最理想的管理方式。

如今的真实情况是,马斯克已经不用在这些公司的运转细节上耗费过多。

这也是马斯克最为神秘的另一面。

早在SpaceX完成火箭发射之前,主理人就把发射服务出售给了NASA、政府等客户,这也成了公司最稳定的现金流;特斯拉几乎维持平稳运行,近来马斯克的主要决策体现在价格的变动上;OpenAI的火热不用多说,马斯克几乎成了全球最成功的投资人之一;至于The Boring和Neuralink等公司,则由马斯克信得过的人接管,他们不仅管理老板的资金,推动着公司的运行,甚至也在打理老板的生活。

 
免责声明: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图片、音频、视频来源于互联网及公开渠道,仅供学习参考,版权归原创者所有! 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通知我们,我们会遵循相关法律法规采取措施删除相关内容。


 
[ 企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一周资讯排行
图文推荐